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到底是什么脏钱,这么难洗啊?

时间:02-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5

到底是什么脏钱,这么难洗啊?

这是我近几年看过的,最离谱的“喜剧”。之所以加上引号,是因为它甚至不配被称作喜剧。乍一看,阵容很强大。小沈阳、贾冰、许君聪、修睿……个个都是笑匠。结果电影开场3分钟,他们就都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小沈阳和贾冰是“特别出演”。小沈阳的戏份加起来不超过3分钟,贾冰的台词加起来不超过5句话。关键是他们俩加起来,全程都没抖出过一个包袱。许君聪是“友情出演”。演这么部烂片,何止是友情!简直是亲情,甚至有点像爱情;修睿和秦牛正威,是“特邀出演”。估计是导演在他俩家门口,三顾茅庐才请来。长见识了,原来出演一部电影,能有这么多的“说法”。没办法,要脸。这部电影实在太烂了。但凡留下痕迹,那就是演艺生涯的污点。论营销诈骗,则堪比《日不落酒店》。主线故事,说好听了叫“经典”,说难听点就是俗套。一穷二白的主角,突然接到一笔天降横财。满满一箱子钱,从天而降砸在他头上。是据为己有,得到梦寐以求的物质上的富足;还是上交失主,换来内心的平静?“捡到钱”的故事实在太多了。基本上所有可以讨论的角度,都被拍了个遍。2003年的国产片《一百万》,北漂小伙儿捡到100万,试图博取梦中情人的芳心,侧重点在如何看待金钱:钱不会让人有更多的快乐,甚至可能平添忧愁;2004年的童趣小品《百万小宝贝》,一对小兄弟捡到了歹徒的20万赃款。通过兄弟俩和父亲,对这笔钱不同的态度和看法,讨论金钱的真正意义。《飞来横财》的编剧,在“捡钱”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设定。企图让故事更加具有戏剧性。比如这笔钱,其实是拍电影用的道具假钞。道具师为了追回假钞,以免流入市场造成负面影响。一直在主角身后疲于奔命。又安排了另一伙人,带着一笔真钱入局。知名影星绿柳的老婆红杏,背着他养小白脸。还密谋偷走绿柳的几千万现金。两人打算先偷100万现金,买假钞,用假钞替换真钱。再用换出来的钱,买更多的假钞。如此往复,最终带着这笔巨款远走海外,留下一堆假钞和懵圈的绿柳。想必大家都猜到了后续发展。没错,经过一系列生搬硬凑的巧合,和经不起推敲的意外。主角手里的假钞,和红杏手里的真钱对调了。在接下来的剧情里,主角经历了种种意外,真钱和假钞也被反复对调。到最后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手里的是真钱,还是假钞。但是2023年,积压6年才上映的《失而复得》,同样玩过真钱假钞互换的套路。个人认为,《失而复得》和《飞来横财》烂得不相伯仲。但相比之下,后者的剧情安排更拙劣。在编剧的安排下,这群人拿到了钱,甚至不会打开箱子看一眼。但凡看到“道具专供”这四个字,剧情都没法往下推进。甚至能和装塑料元宝的箱子拿错,这俩连分量都不同吧?估计编剧自己也心虚,又往里塞了一些元素。企图让原本干瘪的故事,变得丰满起来。结果是元素的无效堆叠。比如红杏和小白脸的计划,被绿柳识破了。他们一边被卖假钞的追杀,一边还要躲避绿柳雇佣的五星杀手贾冰。主角就更倒霉了,他先被警察当成假币贩子,又被绿柳当成了奸夫。总是在诸多事件和布局中,疲于奔命。和绝大多数国产喜剧一样,《飞来横财》有一个圆满,且充满正能量的结局。买凶杀人的、杀人未遂的、买卖假钞的、盗窃财产的,都进去了。而我们的主角,则得到了好市民奖金。既拿到了钱,又获得了荣誉。你说他干了啥?捡了电影道具,被警察追了一路,被知名影星揍了一顿……说白了,其实啥都没干。就像这部电影一样,看完问你看了啥?啥也没看!看得出来,导演和编剧的野心很大。不说复刻《两杆大烟枪》吧,至少也是奔着《疯狂的石头》去的。围绕一个矛盾中心点,聚集几拨人。组成错综复杂的关系,讲述乱中有序,呈现荒诞的宿命的故事。可真正呈现出的效果,是靠巧合将三组毫无关联的剧情,硬生生地拼凑到一起。片中几乎每一次转折,都在观众的预料之中。比如装假钞和真钱的箱子,外表看上去一模一样。一个编号666,一个999,后面肯定会拿错。再比如,警察追查假钞贩子,一直追到了大街上。而我们的主角,恰好在这个时候带着那箱真钱路过。那他肯定会被警察冤枉,被追捕。绿柳捉奸,小白脸赶紧躲进床底,恰好撞见早就躲在这儿的主角。我一开始还在期待,这俩人该怎么藏,才能躲过绿柳的追查。导演就给了我当头一棒。绿柳是不是瞎了?这么粗俩胳膊撑着,你家床脚长这样啊?作为全片唯二的特效镜头,抠图能不能给人抠干净点?啥?你问另一个特效镜头在哪儿?在这儿:作为一部喜剧,《飞来横财》的最基础的功能、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逗笑观众。但编剧显然没有认识到:审丑和闹剧不是喜剧,装疯卖傻也不是喜剧。《飞来横财》聚集了一众笑星,非但没能把我逗笑,反而让我昏昏欲睡。片中充斥着大量烂梗,和低级的笑料。比如文字梗:卖假钞的叫胡老三。“哦老三呀,我找你们老大。”“我就是老大,我叫老三,但我是老大。”然后红杏和小三就开始嘎嘎乐:“他说他叫老三,又排老大,他到底算老几呀”不是,你们在笑什么啊?这好笑吗?万一他叫胡老二,你俩不得笑厥过去?绿柳刚被人戴绿帽,导演就给他安排了一场感情戏。戏里的主角也被绿了,绿柳偏偏还穿着后期加特效用的绿衣服、绿头套。为了激起绿柳的情绪,导演声情并茂地描述着角色被绿的种种细节。绿柳忍无可忍,爆发了。导演还得夸他:“这就是天生的好演员!保持住这个情绪!”这好笑吗?主角的羽绒服被刮破了,他就想去商场买件新的换上。一路走,一路往外漏羽毛。糊了保洁大妈一脸。新羽绒服嫌贵,又不想买了。哎,衣服被他手上的戒指刮破了,非买不可。结果他就只能穿着破羽绒服,抱着另一件破羽绒服走。一路走,一路往外漏羽毛。又糊了保洁大妈一脸。你们觉得这好笑吗?我只替男主觉得尴尬,替保洁大妈感到疲惫。“三狗”宋木子在《一喜》的采访里,提到过最基础的喜剧技巧。掉凳儿、使相、四六八。实在不行,导演你就让小沈阳摔个跟头,让贾冰扮个鬼脸,让许君聪讲个中式顺口溜……用这种接地气的“狗坨子搞笑”,也好过自己整些尬活。喜剧再深一层,就是要让观众感到共鸣。就比如近几年最佳国产喜剧,《年会不能停》。站在打工人的视角,讲了一个不可能发生在现实世界的荒诞故事。互联网黑话出圈,颗粒度狠狠对齐的背后。是观众最关心的问题,再一次又一次地被敲击。打工人在笑过之后,又狠狠出了口气。也会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而《飞来横财》的立意,就显得非常虚浮。无论是砸到头的钱箱,还是好市民奖金,都离我们的生活太远。过于离奇的剧情,凸显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结局之空洞和苍白。现在的网大市场,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野蛮生长。《特级英雄黄继光》,扭转了观众对网大的刻板印象。用有限的投资,拍出了大场面国产战争片;两部《东北警察故事》,拳拳到肉,热血贲张;一部《目中无人》,让我们有了自己的“剑戟片”;动画电影《画江湖之天罡》,延续了《画江湖》IP的高口碑。还带火了非遗“打铁花”;观众对网大,尤其是喜剧网大的包容度很高。但不代表创作者们,就能不思进取,得过且过。优秀网大好不容易改变的刻板印象,别又给掰回去了。“害,破网大啊,有啥可看的?”今天就说到这里,咱们明天见!拜了个拜~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大力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