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雍正王朝:看懂了邬思道桌上摆着的包袱,才明白雍正帝究竟有多毒

时间:01-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76

雍正王朝:看懂了邬思道桌上摆着的包袱,才明白雍正帝究竟有多毒

《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确实很经典,全托同行的福,这部剧的豆瓣评分也从最早的八点几分,飙升到了9.4分,最近重刷该剧,又发现之前解读时没有发现的细节,大呼过瘾的同时,也终于想通了之前不太通的地方,迫不及待要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众所周知,老四胤禛之所以能登上皇位,离不开众人的鼎力相助。而要说这些人中,出力最多的,既不是老十三胤祥,也不是年羹尧,亦或者隆科多,李卫等。而是被老四胤禛从大牢里捞出来,并带领全家拜师的——邬思道!按理说,老四胤禛登上了皇位,苦尽甘来,该是大家松一口气的时候,可邬思道为什么连夜就要逃走呢?杨角风谈《雍正王朝》系列文章:看懂了邬思道桌上摆着的包袱,才明白雍正帝究竟有多毒?一、在《雍正王朝》中,最惊险的一幕,并不是什么八王议政逼宫,而是雍正帝即位当晚的暗潮涌动。在这之前,随着康熙帝的病情加重,京城内的众位皇子也紧锣密鼓开始了迈向皇位的最后一击。比如老八胤禩紧急联络丰台大营,又派人去跟隆科多秘密接触,试图通过武力夺嫡。当然,老四胤禛也没闲着,又是跟邬思道密谋,又是找老十三胤祥要旧部将名单的,也是打算动武。当然,他们作何举动倒是其次,毕竟真正掌握传位大权的,还是康熙帝。他先是闭门谢客,不管是百官,还是众皇子们,没有圣旨,谁都不见;随后,又拒绝了王掞举荐新太子的提议,并连带着将张廷玉、马齐、老四胤禛、老八胤禩,连同王掞一起撤了职;最后,他又紧急召见九门提督隆科多,采用阴阳两圣旨的恩威并施方式,确保了皇位的顺利交接。最后,康熙帝才把众皇子叫到畅春园,一个都不许出去,并交代了皇位的归属——四阿哥!果然,在场的众皇子们,尤其是老八胤禩一伙根本就不服,不肯承认康熙帝将传位给老四胤禛。还是张廷玉当机立断,呵斥住了大家,让隆科多去取传位诏书,并将老四胤禛扶到了内室。也正是在内室中,老四胤禛(雍正帝)将金牌令箭交到张五哥手中,让他赶紧去雍亲王府找邬思道,并交代一句:“皇上已经传位于我,要他依计行事。”二、那么,老四胤禛在去畅春园之前,跟邬思道商议的计谋,到底是什么?按照剧情来看,张五哥拿着金牌令箭找到了邬思道,随后邬思道命令张五哥再拿着金牌令箭去宗人府放老十三胤祥。再然后,老十三胤祥拿着金牌令箭去丰台大营,控制住丰台大营后,老十三胤祥再带兵进宫。至此,奠定了老四胤禛登基当皇帝的基础,皇位也就再无悬念。就算当晚老四胤禛没有拿到金牌令箭,那么邬思道也会拿着关防大印去放老十三胤祥出来,随后的步骤同上。也就是说,老四胤禛跟邬思道商议的计谋很简单,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放出老十三胤祥,他才是当晚老四胤禛能否顺利即位的关键因素。既然如此,当晚时间紧急,情形又那么惊险,老四胤禛为什么不让张五哥直接拿着金牌令箭去宗人府放老十三胤祥,反而多此一举,让他先去找邬思道呢?万一邬思道没有履行承诺,拿到金牌令箭后不让张五哥去放老十三胤祥,亦或者突然临阵倒戈,那岂不是坏了大事?所以说,老四胤禛夺嫡的当晚,真正的主角不是康熙帝,也不是他,亦不是什么老八胤禩、隆科多、老十三胤祥,而是坐镇雍亲王府,运筹帷幄的邬思道!而老四胤禛在将金牌令箭交到张五哥手中时,还特意强调,务必告诉邬思道,皇位已经传给他了,就是为了让邬思道安心,并依计行事。三、既然老四胤禛如此信任邬思道,为什么即位当晚,他不在康熙帝灵柩前守灵,非要浩浩荡荡带领大队人马回府看望邬先生呢?当雍正帝回到府邸时,全府的人正披麻戴孝为康熙帝哀悼呢,见他进门,全都跪在院子里迎接,唯独少了一个邬思道。果然,雍正帝这次回府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邬思道而来,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问:“邬先生呢?”是啊,大家都在迎接皇上,而且全都是一身白衣,邬思道去哪里?等到雍正帝进门之后,如果大家仔细看剧的话,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那就是,府上其他的人不管是衣服,还是帽子,亦或者鞋子,全都戴上了白布。唯独邬思道,不仅换了一身衣服,由之前的黑色内带毛类似绸缎样式的衣服,换成了一身蓝色布衣加个小马甲。而且,全身上下并没有全白,仅仅在腰间系了一条白布而已。要知道邬思道是很讲究规矩的人,当初还没正式拜师之前,四福晋就冲年羹尧抱怨过:“就你们汉人规矩大,难道非得我们爷给他下跪不成?也不知他有什么本事,无非就是个吃白食的食客门人而已!”此时康熙帝刚刚驾崩,邬思道理应跟其他人一样守孝,而不是自己躲在屋子里。甚至,我都猜测,他腰间的那条白布,也是见雍正帝回来了,急忙系上的。四、那么,问题就来了,邬思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再看邬思道房间里面的另一个细节,那就是雍正帝进门后,摆在在右手边桌子上的那个包袱。显然,这个包袱是邬思道刚刚打包好的,跟换的这身布衣大概是同时间完成。收拾包袱嘛,那不必细说,肯定是想跑路的节奏。可是,刚才也分析过了,在这之前,雍正帝还是相当信任他的,不然也不会把身家性命全都压在邬思道的运筹帷幄上。既然是信任,那理应是相互的,你信任我,我信任你。邬思道是一个懂规矩的人,按照规矩,雍正帝当晚是不能回府的,这一点他自己也说了:“按理说,孝子守灵,今晚我不该回来。”也就是说,邬思道收拾行李不太寻常,雍正帝回府同样不太寻常,两个不太寻常的事情触碰到一起,就凑成了一场更不太寻常的碰撞:“今晚这一见,十分难得!”这种难得,并不仅仅是指当晚夺嫡斗争的惊心动魄,更是指雍正帝跟邬思道的这次会面更难得。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因为从这一天后,他们俩就再也没见过了。那么,雍正帝为什么要回来见邬思道,是为了感恩,让他吃定心丸。还是就像他自己亲口说的那样,宫里情况不明,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决定再回府上住一晚?亦或者,雍正帝这次回府,还有其他的目的?五、虽然,雍正帝见到邬思道,寒暄一番后,说过这么一句话:“你的名分,容朕慢慢安排!”但其实,这是一句违心的话,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都不敢直视邬思道的眼睛,而是背对着他说的。更重要的是,雍正帝进门之后,是很明显就能发现邬思道衣服的变化,以及桌子上那个硕大的包袱的。为啥这样说?我们若仔细看剧的话,就会发现,刚从扬州大牢出来,并到了老四胤禛府上的邬思道,一开始穿的是布衣。跟雍正帝即位当晚穿的衣服类似,不同的是中间的小马甲换成了带绒的皮马甲,但里面的淡蓝色布衣是一样的。其实,这种穿着打扮,跟当时还是丫鬟的年秋月一致,也代表他们的身份是下人。等到老四胤禛带领全家行拜师礼时,年秋月是给邬思道换上了一身类似绸缎般的衣服的。这也代表着身份的改变,从下人变成了府上的教书先生,比世子都高一级。所以,整部剧,我们都能发现,从那之后,邬思道几乎就没再穿过布衣,而一直是那身黑色绸缎衣服。甚至于他劝老四胤禛不要接刑部冤案,没有得到肯定答复后,气呼呼的收拾包袱要走,都没脱那件衣服。现如今,他突然换掉了这身衣服,就等于丢掉了府上教书先生的身份。只不过,在多疑的雍正帝看来,这是邬思道故意给自己出难题,想让自己给他一个别的身份。六、按理说,他们俩若是真有感情,雍正帝回府见到邬思道要跑路,理应热情挽留。正常也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稳住他才对,为什么假装看不到包袱和衣服的变化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屁股坐的位置变了,行事方式也将会大相径庭,这也是雍正帝为什么说:“只在家里住一宿,过了明天,就又是一个忙法了!”意思就是,今天我还是以王爷的身份住家里,咱们还可以心平气和聊天。但是到了明天,我一回宫,那就不再是王爷了,而是朕,皇上!这一点跟当初康熙帝要把弘历带到身边,不让他再跟着邬思道学文化,大同小异。因为,作为帝王,所有的行为都得是正大光明的,是见得了阳光的。但邬思道帮老四胤禛策划了太多见不得光,也见不得人的事,如果还把他留在身边,怎么跟过去告别?这一点在第二天一大早邬思道跑路时,对前来送行的老十三胤祥点破了:“与平常人交,共享乐易,共患难难;与天子交,共患难易,共享乐难。”对此,老十三胤祥还不信,所以邬思道也告诉了他一个如何去判断自己所言非虚的方法,那就是:“明日我的话就能验证啊,府里专一替四爷办秘密差使的人,恐怕就要……”正因为邬思道带着这种想法,才会提前打包好包袱,若当晚雍正帝没有回府的话,恐怕当晚邬思道就悄悄跑路了。七、那么,第二个问题又来了,既然雍正帝要跟过去告别,也不想留曾经帮自己干秘密差事的人,那为什么还放邬思道走呢?道理也简单,除了他们之间有感情以外,更重要的是雍正帝并看不透邬思道。尤其是听说邬思道在府邸埋伏了五路人马,且互不相通,各为其主后,他是有点慌的。是啊,虽然他当上了皇上,但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居中指挥兵马的恰恰就是邬思道,就连老十三胤祥,也是依从他的指挥办事。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谋士,他懂雍正帝,自然就会给自己留后手,这也是为什么雍正帝听说这些人马是邬思道安排的后,吓了一身冷汗:“既然是邬先生安排的,自然万无一失。”虽然雍正帝不能轻易动邬思道,但邬思道也提出了自己不能入朝为官,给予名分的理由。一是瘸子,二是前朝钦犯,三是自己已经没啥才学可用。但,这样一来,雍正帝又为难了,杀又不能杀,用又不能用,那怎么办?邬思道又给了一个方案,那就是自己要半隐,之所以选择半隐,也是一种策略:一方面,毕竟雍正帝心中有愧,能管邬思道下半辈子的饭吃,多少也是一种弥补。另一方面,邬思道又时刻处于自己监视之中,少了皇上,他就得饿死,也能控制他。至于邬思道为啥不全隐?很简单啊,全隐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皇上也找不到的那种,既然皇上都找不到了,那你活着或死了有区别吗?八、就算是邬思道决定去李卫那半隐了,雍正帝也并不放心,还特意让四福晋找了个长得像年秋月的如月送给他,继续监视。那么,为什么说邬思道的包袱,就暗示着雍正帝这人有毒呢?也很简单,因为从他们俩相遇的那一刻起,老四胤禛就一刻没有停止对其考验和监督。比如,他们第一次见面,邬思道就兴冲冲的将自己的见解全都告知了老四胤禛,劝他一定要追缴户部欠款的差事。结果呢,老四胤禛一开始根本就不采纳,打了一个哈哈说天色已晚,早点睡吧。这其实就是给邬思道一个下马威,不管你说的多么有道理,但主动权在我手里。况且,咱俩才认识不到一天时间,难道你不懂“交浅言深”这个成语吗?甚至,在邬思道的教导下,弘历在热河狩猎场上受到康熙帝好评,还获赠金如意一枚。老四胤禛也是打着给邬思道庆功的幌子,却给年秋月一家抬了旗。这叫啥?这叫棒打鸳鸯,邬思道就算穿上了绸缎衣服,但身份上还是个汉人。年秋月就不一样了,抬了旗后,就是旗人了,你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吧!这哪是奖励邬思道啊,这明明是惩罚啊,就等于提醒邬思道,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包括后面派人监视年羹尧啊,赐死坎儿啊,试探李卫啊,每一件事情的背后,其实都有敲打邬思道的意味在里面。九、甚至,在夺嫡的关键时刻,老四胤禛都不忘用金银财宝来对邬思道玩一场终极考验。当时康熙帝病重,一口气罢免了很多官员,老四胤禛觉得自己夺嫡无望,就找到了邬思道,带着金银财宝让他跑路:“先生有房杜之才,无奈胤禛无李世民之命,委屈你了,这点东西不成敬意,送给你安度后半生吧!”大家看他说的这话,举谁的例子不好,偏偏举李世民的例子。李世民是怎么当上的皇上,只要是读过史书的人,都知道。他这样跟邬思道说,其实就等于明着告诉邬思道,我要起兵,你帮不帮?但凡邬思道萌生哪怕一丝丝犹豫,有那么一点拿钱走人的举动,那迎接他的必然是死亡!是啊,养了你十多年了,你若连策划武装夺取皇位的能力都没有,要你何用?可以说,到了夺嫡后期的老四胤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都敢做,那是相当的可怕。比如王掞登门拜访,等于是明着表态要支持他夺位,甚至还要帮他除掉郑春华。郑春华可是老十三胤祥救下来的女人,老四胤禛若是贸然弄死她,很容易伤了这个“侠王”的心。所以,郑春华被王掞羞辱致死后,老四胤禛还假惺惺问高毋庸,难道郑大奶奶之前就没啥预兆吗?有啥预兆啊,王掞不也是奉了四爷的命,才有机会接触到郑春华嘛,这不是明知故问?十、也正是因为邬思道提前准备好了跑路的包袱,让雍正帝坚信他会离开,再加上提出了半隐方略,确实能解决问题,这才心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包袱也救了邬思道的命,因为随后就有了十七阿哥求见。这是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雍正帝回府的消息必然不会大范围传播,而十七阿哥就算是提前拜码头邀功,也不会找到府上来,这毕竟是大忌。那么,他的此次前来就意义非凡了,很有可能就是跟雍正帝约好的,前来实行“清君侧”命令。道理也很简单,按理说,除掉个邬思道,根本就用不到十七阿哥的人,府上不是就有五路人马吗。之所以让十七阿哥来,其实就是为了避开老十三胤祥,毕竟此时府上负责保卫工作的就是他。以老十三胤祥的脾气,他是断然不会同意雍正帝下狠手的,若真这样干了,后果还真说不好。也正是因为有了十七阿哥的深夜拜访,也让老十三胤祥意识到雍正帝的可怕,这才有了第二天给邬思道送行,并没有说留他的话,反而说了一句:“我们对不起您呐!”也正是因为看到了邬思道的下场,后来相当一段时间老十三胤祥都跟雍正帝亲不起来,有一次下棋,还气得雍正帝怒斥老十三,是不是瞧不起朕?好在邬思道反应快,立马嘱咐张五哥通知十七阿哥:“你回十七爷的话,皇上稍息片刻就要回宫……要是私事,就说天子没有私事!”突然想到了陈小春唱的那首歌:“其实说再见可以不太恐怖如果我们都变成冷血动物我终于知道你好毒让我再见你也对你佩服教我学会分手的艺术离开你不管多残酷 也不许哭我不得不说你好毒……”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