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女子亲述:西藏团建老板让我跟他坐一辆车,被轮番蹂躏近28天

时间:09-1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04

女子亲述:西藏团建老板让我跟他坐一辆车,被轮番蹂躏近28天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公司去西藏团建,老板让我陪他坐一辆车。车后排座,老板不停对我揩油,挣扎中他摸上了我的大腿,贴着耳朵问我:「你试过车震么?」1公司通知团建去西藏。我兴奋异样,西藏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听风声,看驼铃,去感受天幕下的布达拉宫,这次终于得偿所愿。我打扮了一番,套上深V裹身红背心配超短裙,蹬上一双小白鞋,在镜子前臭美地凹了个造型,然后很满意地提了背包就出门了。刚下楼司机老张便打过来电话,问我详细位置。「你原地别动,我接你。」挂了电话,我站在马路边。不多时一辆黑色丰田霸道停靠在身边,车门打开,老板笑眯眯走下来。他穿着一身休闲装,虽然四十来岁,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精神,他看到我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今天好漂亮。」我笑了笑客套两句,随后他把侧门拉开,示意我上车。这车底盘挺高的,我这1.6的小个子女孩,不得不爬进去。我把背包扔进车里,抓着座椅铆足劲踩上去,谁料脚下一滑险些跌下去,老板一只手拖住我臀部,轻轻一顶,我才顺利上了车。「小心。」我脸一红,毕竟是个女孩,被老板拖一下娇臀,怪不好意思的。老板似乎并没在意,随后上了车,也坐在后排,和我距离只有半尺。司机张师傅隔着后视镜关切地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出发了。车子空间挺大的,可老板坐得离我很近,他粗重的呼吸我听得清清楚楚,男人灼热的体息喷在我脸上,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我刚来公司两个月,听同事说老板很好色,不知道是真是假。此时此刻的我,就盼着赶紧接上其他的同事,车上人多也就不尴尬了。我左等右等,直到车子出了市三环,仍然不见其他同事。「别人呢?」我忍不住问老板。老板咧嘴一笑,摸上我的手背,玩味地摩挲着:「他们下一批,咱们先去。」他身子朝着我这边凑了凑,手指玩弄般攀上我的小臂,紧跟着俯下身子来,一张脸几乎贴到我耳根上,温热得气息搅弄得我耳根发热。「穿外套不热吗?帮你脱了吧。」说着就来解我的外套,我急忙朝车门再次靠了靠,后背上的汗水黏腻得难受。「我自己来。」我麻溜地把外套脱了,特意把外套放在我和老板座位之间,希望他能适可而止。老板目光一亮,在我胸前留恋一番,久久不肯挪开。我知道他看啥,男人果然都好色,早知道不穿这种紧身的大V领上衣了,太显身材。「野战有兴趣吗?」老板色眯眯问。我摇摇头,再次缩了缩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他还想有小动作,我直接别过脸假装睡觉。老板自知无趣,便和老张聊起了天。车子一路疾驰,司机老张的技术很稳,我靠着窗户迷迷糊糊睡着了。2醒来时,天色渐晚。「醒醒。」一只大手摸向我的大腿根,睁眼一看,看见老板正解我的裙子!我大叫一声,急忙拉开车门,可跳下去的时候忽然听见刺啦一声,一扭头裙子被划开一个大口子,半个胯骨都露出来了。我又羞又臊,急忙用手捂住。老板假装关心,趁机在我小腹上摸了一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明明就是故意的!我明明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把瑞士军刀,这裙子就是被那小刀划开的。我苦笑着摇摇头,毕竟他是老板,这份工作我来不不易,不想失去工作的我,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我去车上拿了外套,裹在腰部,挡住已经坏掉的裙子。老板还想拉拉扯扯,这时候司机老张下车大声咳了一声。「咳咳。」「老板,有烟吗?」他说着朝我们俩走过来,我趁机溜到了一棵大树下,看着他们俩靠着车抽烟,一颗心才放下来。望着帅气内敛的老张,我多了不少安全感。接下来的两天,老板咸猪手没少伸,我硬着头皮忍着,简直是度日如年。再难也要忍,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做这个文职一个月一万五,已经很高了。我以为忍忍就过去了。然而,我错了。第二天,我处处小心。老板在后排,手还是不安稳,午休时他把手直接伸到我裙底,勾着手指上下挑动。我躲一下,他跟一步,我急得满头大汗,此时老张一个急刹车,老板身子一倾,不得不抬手抓桌椅,手这才离开我的身体。「妈的!老张你慢点!」「好嘞。」老张也不脑,笑了笑。我舒了一口气。多亏有老张,我对老张印象不错,他人特别帅,一米八大高个子,身上有一种儒雅气质。其实他并不老,才比我大三岁,是个温柔的谦谦君子。接下来的时间,每次老板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他不是急转弯就是岔开话题,总能让我化险为夷。我的内心萌生出一种感激之情,这世界上的男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一个是温润如玉,一个简直是豺狼虎豹。到了第三天,我们下榻了一家酒店。老板开了两间房,我自己睡一间,老张和他睡一间。登记好信息之后,老板提出好好吃一顿,老张当然是举双手赞同。我拿了房卡进了自己房间,把坏掉的裙子换掉,穿上了一身米色宽松休闲装,松松垮垮,这下安全多了。晚餐很丰盛,我酒量不行,可老板还是各种话里话外的让我喝酒,老张替我挡了几次,还被老板训斥。几杯子下去,已经感觉脚下踩着棉花一般,除了大脑还清醒,去了趟厕所吐了又吐,回来才些许好一些。再次推开包间的门,他先是试探着摸了摸我,我没什么力气反应,便将我架到房间内,临走,我知道大事不妙,祈求般看着老张。老张想说什么,可老板呵斥了一声:「去看看车里还有没有油!」无奈,老张只得离开。到了房间,老板锁了门。他急不可耐,上来就脱我裤子。我蹲下身,狠狠地抓着裤子,他恼羞成怒,抬手抽了我一巴掌。「啪!」巴掌落在脸上,火辣辣得疼。「装什么装!你以为每月一万五,真以为就是让你做几份资料?」「不然呢?」我倔强地抬起脸,泪眼婆娑。「当然是伺候老子了,你也不打听打听,哪个老板的秘书不是白天干活,晚上给老板暖被窝的?!」我刚毕业,真不知道原来老板的想法,居然这么龌龊!话既然说开了,他也不藏着掖着,立刻将我扑倒在地,一层层地撕我的衣服。任由我大声呼救,他都没有停的意思。上衣被他撕开,裤子被他扒了半截,在看到我内裤的时候,他像一头嗜血的狼,双眸猩红,扑过来将我脱了个精光。他骑在我身上,疯狂地吻我,我却没有还手之力,就在他即将侵犯我的时候,我用尽力气朝他后背狠狠抓了下去。老板一声惨叫,背上已是鲜血淋漓。「老张,救命啊!」我拼命冲着门外喊道。关键时刻,门咣当一声被打开,一个帅气的身影走进来。「谁让你进来的!?」老板恼羞成怒,呵斥一声。老张急忙解释说是听到了叫声,担心老板安危,特意过来看看。被老张这么一搅和,老板顿时没了兴致,穿上衣服气冲冲地走了。老板走后,老张走到床边,拿起被子盖在我赤条条的身上。我全身颤抖着,脑袋里嗡嗡乱响。「我怕。」老张倒了一杯水,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扑到他怀里。记忆交叠着,想想自己真蠢。恍惚记得大学时,我的人生导师我们系主任,曾经侵犯过我,到现在想想,简直是一场噩梦。记得他把我按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狰狞和疯狂蹂躏我的样子,和老板如出一辙。老张拍了拍我后背,安慰我放松点,都过去了。久违的温暖涌上心头,我忍不住低声啜泣。「别走,陪陪我。」在我的央求下,老张留下来。他扭暗灯光,坐在床边。晚上,我们聊了很多,我告诉他自己曾经被强暴过,从那之后,觉得自己特别脏,任何好男人都配不上了。说完,我全身发抖,像是再次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夜晚。老张看出来我的惊恐,将我抱在怀里,清新的男人体香萦绕在我周围,也许是心境的缘故,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别怕,有我在。」我闻声抬头,看到他深沉的眼,像一汪潭水,不由得深深陷了进去。我抬头,雪白的被子滑轮到腰间,我吻上他的唇。两人很快纠缠到一起。老张床上很猛,很快我便大汗淋漓。侧身时,瞥见他的手机正对着床。我觉得奇怪,便把手机随手一翻,却意外看到屏幕上老板淫笑的脸…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