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公募基金经理减负“提升业绩”,重点追踪明星代表作变化

时间:03-2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55

公募基金经理减负“提升业绩”,重点追踪明星代表作变化

红周刊 特约 | 张鹏远开年以来,“一拖多”基金经理纷纷减负,减负的原因多种多样:部分是因为业绩下滑,部分是因为合规要求。预计一些明星基金经理减负后,超额收益获取能力上升。笔者建议基金投资者重点关注明星代表作的变化,特别是重点关注减负前仍能保持较好业绩排名的基金经理。基金经理“减负潮”再起原因各异提高业绩居多统计显示,全市场公募基金经理3377位,其中管理2只以上(A/C份额分开计算)的基金经理就多达3049位,基金经理管理基金产品的中位数是5只,更有多达25人管理基金超过10只。不过这种基金经理“一拖多“的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今年以来共有95只主动管理型基金发生了基金经理的离任,除部分是因为业绩不好被淘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之前的基金经理“减负“。3月11日,鹏华基金发布公告,知名基金经理王宗合离任产业精选灵活配置基金,离任原因为“公司工作安排”。我们注意到,这已经是他今年以来离任的第8只基金,累计减负规模约63亿元,其中包括管理年限较长的中国50混合、养老产业股票等等。除他之外,永赢基金李永兴、中欧基金王健、博时基金沙炜等基金经理都在不同程度上减少了所掌管的基金数量。明星基金经理冯明远的“批量”减负更是令人瞩目。今年以来他卸任了包括信澳匠心臻选两年持有期混合、信澳核心科技混合、信澳先进智造股票型等3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其中,信澳核心科技混合今年以来获得16%的良好业绩表现,这表明并非是基金经理业绩不佳被动去职。目前公募全市场现有基金经理人数较去年同期上涨14.35%,整体仍处于上升期。具体来看,今年开年以来公募共离职53人,相比去年同期离职数量有所减少;同时,新增基金经理数为112人,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新基金经理前赴后继,让老基金经理减负成为时代大背景。基金经理普遍“减负”,通常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业绩下滑。确实我们也看到部分基金经理本来管理多只基金,却出现了清仓式卸任,再看其业绩却是显著下滑。像长城基金何以广、诺安基金蔡宇滨、博时基金林景艺皆属此例。二是规模效应。“规模是业绩的敌人”的说法还是普遍存在的,很少有基金经理能做到规模和业绩双击,当管理的产品过多且规模过大时,可能会出现策略的市场容量遇到瓶颈、旗下各个产品的持仓同质化等情况,从而导致业绩不达标,甚至出现净值大幅回撤。三是明星的营销效应。当基金公司为了扩大规模,以明星基金经理的名号做营销,实际运作中可能是基金经理助理甚至一些刚刚上任的新人在管理,而后明星基金经理也会卸任。四是行业监管层面也具有一定的约束。从2020年5月1日起实施、中基协发布的《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工作指引(试行)》中明确表示,需合理调配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基金和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数量,原则上不超过10只(完全按照有关指数的构成比例进行投资的产品除外)。据统计,截至目前,公募偏股型基金中就有约25位基金经理所管理的基金产品在10只或10只以上。对大多数基金经理来说,减负行为仍然主要出于对管理基金的业绩考虑。一名基金经理管理过多的基金可能会对投资决策产生负面影响,包括规模过大对业绩的影响,以及投资策略及标的出现高度同质化。如遇市场系统性风险,将会导致大量产品同时出现大幅回撤。因此,通过减少管理规模,基金经理可以更加专注管理手中产品,从而追求更好的投资业绩,更好掌控风险。减负基金经理轻装上阵公募圈“一拖多”顽疾亟待根治基金经理减负,而公司又未将他们管理的基金封闭,这就有可能在基金经理减负后,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个股的分析和挖掘,而被更多关注的剩余基金可能会比减负前更能做出超额收益。因此,投资者可紧盯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代表作(通常是管理时间最长的基金),对基金经理投资策略和操作思路保持更密切的关注。可以在发现业绩排名并未下滑情况下,做出申购或者追加投资的决定。基金经理的减负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实现业绩的提升。投资者在选择基金时,需要全面考虑基金经理的业绩、经验、团队等多方面的因素。例如永赢基金李永兴、中欧基金王健、博时基金沙炜,上述基金经理业绩排名减负后仍然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但由于有前车之鉴,管理产品数量众多且业绩遭遇翻车的基金经理也不在少数,包括曲扬、张浩然、曾鹏、李晓星等人,投资者仍然要警惕一位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多个产品应接不暇的情况。以李晓星为例,其目前在管基金共10只(剔除C类份额基金),典型的“一拖多”式基金经理。其在2021年第一季度在管规模337亿元,第二季度就突破了500亿元(513.66亿元),直到现在也有430亿元的在管规模。伴随着规模上升,但却没有带来业绩的提升。据统计,截至3月14日,他管理的主动管理权益基金近2年亏损10.27%,显著落后于全市场指数的-1.36%。而今年以来的业绩-1.77%,在同类1692位基金经理中排1372位。从他的基金持仓也可以看出,他的多数基金持仓股较为相似,同质化严重,存在“克隆型”产品。尤其前五大重仓股有着较高的重复率,主要集中于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宁德时代、比亚迪、紫光国微等标的。通过计算,测出他的多只基金在近一年的相关性系数都在0.9以上,太过相似就可能造成一损俱损的现象,这也是投资人需要注意的。所以,当一位业绩亮眼的明星基金经理大量发布新产品时,基金投资者一定要擦亮眼。从历史经验来看,一些基金公司考虑更多的是自身利益,而不是基民的投资体验和投资业绩,这其实也是基金行业最大问题所在。(作者系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本文已刊发于3月18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